和韶山三的故事

海峡·铁路 0条评论

1.jpg

本文由一名在鹰厦线旁度过自己少年时光的车迷所撰写,谨以此文纪念福建铁路线上消失的那些韶山三。

这是我和韶山三的故事,暂不想探讨功率性能和怎么区分0系4000系的问题。就当作是在描述自己喜欢的某样东西好了,作家和它的书,摄影师和它的相机,女孩和化妆品,像这样。

今天是福建看不到活着的韶山三的第某一天。 韶山三这辈的机车可能代表了很多中国人对“火车”的映像。总体是棱角分明的车身,却在一些莫名奇妙的地方带着似乎不该有的弧线 ;诡异的配色和装饰线条偶尔还带着斑斑锈迹……总之第一眼就无法把它和“美”联系在一起。我当然也不是一开始看到它就喜欢上它的,因为我很清楚地记得我第一次清晰地看到驾驶室里的那行醒目的“最高时速100公里”时,在心里狠狠地奚落了它一把,因为小时候看到的汽车的时速表表底几乎都有180。

2.jpg

然后我才知道,鹰厦线基本跑不上100。  

我愿意称它为“山区祖师爷”。因为傻大黑的蒸汽机开始淘汰之后,韶山三的时代便开始了。大多数人都知道西南地区有极高的韶山三的保有量,事实上华东区的丘陵上也奔驰着不少兢兢业业的韶山三。曾经韶山三包下了几乎整个福建的电气化铁路的客运任务,巅峰时期整个福建有数百台韶山三在铁路上日复一日不知疲倦地干活,和韶山四一起,开创了交直流电传动时代鹰厦铁路的辉煌。过于诡异的配色总能引起人们的注意,我曾听过不少圈外人说看到韶山三就像看到了家,因为除了“车开始变得很慢”“弯开始变得很多”就是“那种绿颜色实在是太熟悉了”。很长一段时间里坐车行进在鹰厦线上一定会碰到韶山三的。说起来,在当时这是必然事件。

3.jpg

事实上在福建服役的二十余年时间里,这个方头方脑的家伙拥有过不止一种涂装,唯独缺少早期的“墨绿色”。回溯到福建仍归上海铁路局管辖的时代,韶山三曾拥有红白的配色,原因便是上海局与“某某鹰集团”的交易。不过最为人们熟知的还是红绿白或者棕绿白的配色——取决于哪个厂的厂修。作为主色调的绿色在本队地方显得扎眼,不过在山区却并不是这样。作为配色的红色或棕色则横贯穿过了风挡玻璃和散热片,形成了一个类似箭头又不是箭头的形状。个人更喜欢偏红色的漆,只不过因为这和常出现在它们身后的25G型车厢最搭配。所有的配色合在一起,构成了韶山三那一张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前脸。

4.jpg

出生在一个铁路枢纽城市的我在小时候还是很有兴趣留意一下铁路上跑的都是些啥车,我相信韶山三是最经常出现的那几个。慢慢也从简单的从颜色区分车型到认识了它们的型号。而彻底了解它们既得益于从它们身上的铭牌上读到的“SS3”,也有小时候偷偷在电脑上的检索。韶山三大概是最经常出现在我小时候画纸上的机车了,因为这种直来直去的方形最好画。小时候喜欢画侧视图,也喜欢在车身上写上那些自己新认识的“铁路术语”。说起来,边看边查至少让我了解了啥是“南局福段”啥是“电化区段”……大概是这种在无聊时打发时光的方法让我不得不喜欢上了韶山三吧,不过当时再心里却不愿意承认,因为画这种“烂大街”的电力机车也是迫不得已,谁让客车几乎都是它们牵引的呢?

5.jpg

6.jpg
(虽然不是小时候画的)

小时候有幸不止一次登上过韶山三的驾驶室。与车身的粗犷相比,驾驶室只能用“更粗犷”来形容。那是一个绿松石色的方盒子,但外露的制动管线和警惕踏板的动作装置使人更愿意相信自己置身的是一座工厂。驾驶台像是各种设备东拼西凑构成,刷着一层灰不会蓝不蓝的漆。给人留下最深刻映像的便是主驾驶位上硕大的调速手柄和著名的“琴键开关”。车顶上是很有年代感的风扇和似乎是随意切割出的空调出风口,而身后则有两扇小门通往机械间。车上的空间是很局促的,与机车硕大的身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和铁老大一贯的作风类似,韶山三的驾驶室是根本谈不上精致的,甚至和舒适也完全无法沾边。各式各样暴力切割的直线形金属件和简单的座椅便是最好的说明。驾驶室的空调大多是后期加装,而普及空调已经是它们开始服役约莫20年后的事了。在厂修加装空调之前,不少车上顶着“海尔”“格力”等等各式各样的自装的空调外机,当然,工作效果十分感人。

7.jpg

8.jpg

9.jpg

就这样,韶山三又愉快地奔跑了几年。我们不时地去机务段打扰它们的正常工作,也不时地在路上蹲点等候它们出现,当然,也作为乘客乘坐它们牵引的客车。这几年正式中国铁路飞速发展的几年,各式各样的新型车不断研发,交流电传动开始逐渐替代直流电传动,各种以”和谐“命名的机车开始出现。和那个新来的交流电传动的大功率的蓝色固体相比,韶山三牵引的列车明显平顺很多。“冲动狂魔”的到来还刮起了一股不大不小的“抵制”风波,犹记当年各种交流圈里对它们各式各样的嫌弃。而作为被替代品的韶山三则处在被称赞的巅峰。大家迷恋它牵引客车的平顺,迷恋它独有的声响,亦开始迷恋它独有的长相。是啊,当你发现新来的家伙比不上老伙计可靠的时候,你并不总会喜新厌旧的,更何况这个圈子普遍带着一种怀念老物的习气。

10.jpg

但不能否认,它们确实老了。韶山三满地跑的时代开始远去了。拍车时偶然听到司机抱怨他驾驶的某台韶山三风压打不上去还老是空转。这个过程也许是缓慢的,但对于当时正在上高中的我来说却几乎是一夜间的事。我发现一些熟悉的号段消失了,可能是转署,但死亡线上摆着的韶山三的确多了很多。慢慢地在福建能看到的活着的韶山三只剩下十余台。与曾经完全肩负客运任务相比,这时的它们似乎早已退出了一线,甚至它们经常牵引的车次也很难看见它们的存在。它们更多承担起小运转和牵引回送客车的活计。最后剩下的几台车陪伴我度过了高中这个神奇的阶段,在那段不读书就是不务正业的时光里,我还是尽可能抽出空来多看几次车,照顾照顾自己这个可怜的爱好。对韶山三的追寻从没有像那段时光那么强烈过。我开始了解到不少车的奇闻轶事,也开始收集自己曾经拍摄过的照片,不过非常遗憾,很多照片都随着一次换电脑的经历彻底消失了。仅存的一些照片也许能说明一些有趣的故事。0112似乎是南局福段唯一的拖弓韶山三;太原机车厂只生产过3台韶山三,其中两台在福建(4106 4107);442X系列的车曾经都有重联插座的,不过有不少被铲去了;烂轴王4427,雨天启停必空转;4117是南局福段仅存的最后的一台双风管韶山;0081是南局福段活到最后的0系列韶山;TSG15B和DSA200的弓都能见到……都是不大的事,也并没有一台车的完整故事,不过也能大概说明一些问题罢。

11.jpg

12.jpg

13.jpg

14.jpg

15.jpg

一晃到了2018。我要向这座生活了18年的城市道别,独自前往南京求学,而韶山三在福建的奔跑的景象也在这一年彻底消失。大家都说2018年的春运是福建韶山三的最后一次秀场,很不幸应验了。空间里那个名叫《SS3》的相册里可能再也传不了在福建奔跑的韶山三的新图了,说起来也比较可笑。到我真正有时间开始研究一些有关福建铁路背后的故事的时候,很多经典的景象却再也看不到了。我曾经感叹韶山三穿行在鹰厦线上的时候的身影和风景是多么般配,也曾感叹过乘坐它牵引的列车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不过这一切却彻底消失了。那些韶山三的轶事也成了吹牛的谈资,聊之前也要加上定语”以前“了。曾经在高三这一年送走了太多我认为很美好的东西,LP的主唱,我最好的朋友,一系列曾经保持了很久的习惯,当然,也有韶山三。 最后一次在福建乘坐韶山三牵引的列车是2017年1月。K4067次。永安—漳平。(4425)

16.jpg

最后一次在福建拍摄韶山三是在2018年1月。K4068次。漳平站。(4425)

17.jpg

这是我和韶山三的故事。

本文章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