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离别前

海峡·铁路 0条评论

  又一次焦虑地在某个以五个数字为名的app上键入小县城。无数次刷新……终于, 一座位于城西的车站的名字出现了

关上手机。
百感交集。
马上就要告别梦开始的地方了。
南鹰厦。

  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开始就爱上了这两道纵贯闽中的平行线和时刻飞驰在这两道平行线上的车辆。大概是因为外婆家在铁路边吧。小时候的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听到火车的鸣笛之后,一溜烟飞奔上外婆家二楼的露台,朝着铁轨的方向眺望。村里的老人孩子们也因此记住了我,而我也记住了这条铁路的名字——鹰厦。小时候从未曾好奇过这个名字的来历和”鹰“”厦“二字如何书写,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带着一股厚重而清新的气息——直到现在也是。依照小时候长久的“观察”和对车辆的好奇,我很快记住了两位鹰厦铁路的“常旅客”-一位是安静优雅的绅士,披着草绿色的外套,赶路时会有节奏地响起“铿铿铿 铿铿铿”六声;另一位是高调的穿着蓝礼服歌唱家,总是远远就能听见他嘹亮的歌声,脚步声也是别具一格的“铿铿 铿铿 铿铿 铿铿”八声。现在大家一定能猜到这两位旅客是谁,但我在当时还不知道他们叫啥呢~只知道这俩先生陪我度过了无数个爬上爬下的有趣童年。日复一日,看着列车来来往往,憧憬着未来,渴望着旅行,盼望着长大

1546572479230.jpeg
null-6624cd7cb7470f21.jpg

  慢慢地长大。慢慢地父母愿意带我出门旅行。第一次对县城的车站有了印象,那是一幢长方体建筑……其它的呢,就是那个炎热的夏日疯狂工作的候车室的吊扇,墨绿色的,转的飞快呢。第一次乘车去的是福州,车是红颜色的空调车,我也第一次对这条名叫“鹰厦”的铁路有了直观的体验。视觉印象不多,听觉印象倒是记忆犹新。最富节奏感的,是车轮敲击轨缝的声音;最具吸引力的,是车上贩卖的玩具陀螺的音乐声;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不时发出的橡胶风挡的摩擦声。我当时问母亲这摩擦声是啥:“是火车从深圳开过来,开了很久,累啦。”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每每听到这个声音我都会向母亲提问:“是不是火车累了呢?”其实火车不累,鹰厦铁路也不累,累的倒是小时候的自己,上车不一会儿就能睡着,而任劳任怨的火车和鹰厦铁路,总是服务着我们这些疲惫的旅人,串起一个又一个目的地,或是家,或是远方

  由于几乎年年都要往返漳平福州,我对一列从深圳发来开往福州的火车有极深厚的感情。小时候并不知道它的车次,只是从大人口中得知它的昵称——“深圳快”。印象中的深圳快是上午将近十点通过外婆家的红色身影,疾驰驶向接近十小时车程外的福州。有许多记忆都定格在这趟快车上,第一次和母亲补卧的记忆,车上的放着猫和老鼠小电视,沿车叫卖的福州鱼丸,车长的广播,总是想买的盒饭,还有第一次留意火车票上都写了啥。小时候对着车票上那些似乎存在着语法问题的文字感到困惑“在二日内到有效”、“新空调硬座普快卧”等等。一列车给我带来的趣事,至今仍记忆犹新。渐渐长大,我知道了深圳快的车次。随后便得知它换了车底——天蓝色涂装格外清新耀眼,似乎是为了与车身颜色协调一致,水牌上原本属于快速列车的红色也更换为蓝色,导致我曾一度认为它用了25K车底~后来才知道是福龙公司的涂装。不过这大概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涂装了。晴空下天蓝色的列车穿行在福建的青山绿水间,真的美!最大遗憾仍然是小时候并不晓得美丽需要定格,于是我借了@头手请伸出窗外、@didi7 julao的图弥补一下遗憾。

DSC_3384(1)副本(1).jpg

61366f24-4961-4df9-a95a-37c37c636f9e(1).jpg

  再后来,2014年厦深铁路全线贯通,“深圳快”结束了它的使命,最终也化为一阵风消失在两道平行线间。

你永远是我记忆中的闪光点
一列陪伴我长大的列车
2274(K636)

  不得不提换向。鹰厦线下行准备进入漳龙线的列车,需要在漳平换向。这也是小时候让我觉得最神奇的场面之一,开着开着车就倒回去了,还不是倒回始发站~曾经漳平站总是繁忙的,一天会多次准时上演换向的场景,而我也总是那个趴在车站后山铁栏杆外的忠实观众。看着电力机车进站,停妥后迅速摘挂。而守在车站里等候多时的内燃机车迅速完成转线,轻巧地连挂,最后再炫耀似的短鸣几声,升火待发。常常登上换向的列车听见疲惫的旅客们抱怨这个站怎么停了这么长的时间,还带着抱怨的口吻向列车员打听这是个啥车站。“漳平。”“什么漳平,漳州吧!”而后又倒头睡去~这样的场景大概存在了数十年吧,最终还是消失了。那个爱看换向的孩子去了南京求学。那座大车站马上停办客运业务。那些疲惫的旅人大概都去坐动车了吧~

IMG_1885.jpg
IMG_2218.jpg

  机务段一直是鹰厦线上极具吸引力的地点。毫不夸张的说,每次进机务段都是一次极大的满足。各式各样的机车各式各样的零部件还有行色匆匆的司机们,是一道独有的风景线。内燃机的吼叫,高亢的风机,简直就是完美的交响乐。机务段记录了我的成长,从看车偷偷摸摸地摸进去见人就躲,到大摇大摆地进入甚至和司机打招呼……深爱着机务段里的一切,尤其是安静停放的机车带给我的一饱眼福的满足。尽管并没有其他铁路局机务段里琳琅满目的机车类型,但平时奔波与铁轨之上的钢铁巨人在安静休息时的样子总是能引来快门的释放~沿线的机务段的绿化丝毫不输公园,说它如花园般一点也不夸张。不知为何,脑海里总是能浮现一幅关于这座花园的挥之不去的场景,一定是在漳平、永安其中之一,电力库里,安静的早晨,微风轻拂,阳光明媚。最后一台韶山三整备完毕升弓取电,轻轻以一声高音风笛宣告属于它的存在感。那声高音风笛是那么渺远动听~

1546572979429.jpeg
1546573045197.jpeg

  在鹰厦上的旅行总是带着它自己独有的符号。不夸张的说,这些符号可能并不是那么理想。不要奢望列车上能成功竖起一元硬币,因为甚至连纸币都不一定能竖得稳~耳畔传来的除了机车不时的鸣笛,还有存在于各种未知来源于各种不同介质的摩擦声,橡胶风挡在行经弯道时一定会大声哼唧,转向架和铁轨间的摩擦声有些许刺耳,端着刚泡的面从车厢断面走回铺位和座位需要一定的技巧来保持平衡,因为长直道并不多,走回来十有八九都是列车在过弯。停车待避曾是家常便饭,列车开着开着就会在某个不知名的小站停下来。这时最应当做的,就是抄起相机,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对着正线所在的股道一阵猛拍。不得不提的是南鹰厦的风景,由于沿河谷修筑,南鹰厦的风景带着典型的福建特色,多变,清新,极富亲和力。从沿海的平原到闽中的山陵,大概每一处都能出大片吧。喜欢乘火车,也习惯甚至喜欢上了鹰厦线上这些符号。列车独有的晃动和声音总能助我入睡。毕竟是现今难得惬意的不赶时间的旅行,看着缓缓后退的山川树林,一道一道划过的电线杆子,不时路过的小站。入夜,心里默念着大概一个晚上以后,火车才能出省吧~

null-1d28e4805c69ebdb.jpg
null35a1de0a6d6a357f.jpg
null-35bcdd9c110b06fd.jpg
null-228785abc4e2ede3.jpg
null-6b2c6fa4459b1629.jpg

无奈旅途总有终点。再漫长的旅程也有告别
十八载的陪伴,你见证了我的成长,我也见证了你的辉煌
现在,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
再见!漳州东
再见!漳平
再见!永安
再见!三明(三元区)

1546531618444.jpeg
null-4eb10bc2ca77e51b.jpg
null19329b2d80946277.jpg
null2392ea04471972a8.jpg

再见!“深圳快”
再见!韶山三
再见!双层2025
再见!大绿皮5210
再见!走行路线诡异的K8741
再见!亮丽的橙色双层三厦城际
再见!升了K还用普客点跑的2522
再见!每年都是豪华阵容的临客L641
……
思绪难断,情怀难舍。
不能亲自送别总显遗憾
还记得父亲曾说这一天总会到来。
想对你说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再见了。 服务了万千旅客的南鹰厦

IMG_1646.jpg

评论